<dl id="shigl"><rp id="shigl"></rp></dl><tbody id="shigl"><pre id="shigl"></pre></tbody><th id="shigl"></th>
<progress id="shigl"></progress>
<th id="shigl"></th>

  • <span id="shigl"></span>
      <progress id="shigl"></progress>

      <dd id="shigl"></dd>
      <tbody id="shigl"></tbody>

      “一帶一路”倡議:中國在全球治理中的領頭羊角色

      劉偉 原創 | 2018-09-27 10:04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伴隨著過去四十年來中國經濟的起飛與發展,中國的綜合國力逐步增強,其影響力在美國主導的全球秩序中也顯著提升。在習近平主席的領導之下,中國所倡導的“一帶一路”倡議(BRI)體現了其在全球層面的堅定領導力,并在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進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然而,中國在國際事務中影響力的日益提升,也引發了來自外部的憂慮。印度和英國的資方擔心中國正在挑戰現有的全球秩序,并試圖建立由其主導的新秩序。如果不能消除這些憂慮,“一帶一路”倡議所獲得的國外支持將會非常有限,甚至可能在未來阻礙中國在全球治理層面發揮更為積極的作用。

        當前,國際社會的一些外部力量,包括一些發展中國家和傳統大國,仍然從零和的地緣政治視角看待“一帶一路”倡議。因此為獲得這一倡議的成功,中國需要專注國內發展,與國際社會加強互信,并主動承擔其作為主要利益相關方在國際秩序中應當承擔的責任,增加其非貨幣投資和擴大互利的國際合作領域。

        專注國內和區域發展

        對中國政府而言,“一帶一路”倡議的主要目的是增強區域互聯互通、促進中國國內發展,而非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中國將“一帶一路”倡議視為互利共贏合作,中國同參與該倡議的其他國家將共同獲益。該倡議是中國“十三五規劃(2016-2020)”的重中之重。中國商務部在2017年5月發布的數字顯示,2013年以來中國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投資已超過500億美元,且中國企業已成立56個經貿合作區,產生了近11億美元的稅收,并為當地創造了180,000個工作崗位。

        而在積極拓展國際合作的同時,中國也希望通過“一帶一路”倡議,將項目拓展至中國西部較不發達的省份,從而解決其國內發展不平衡問題和產能過剩問題。例如,中巴經濟走廊將連接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喀什市和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同樣地,中歐班列將中國西部與歐洲相連接,為加強經貿聯系創造機會。“一帶一路”倡議還為鋼鐵和水泥制造業等建筑相關行業在“一帶一路”地區的盈利創造了機會。此外,中國企業還可以從新市場、資源和“一帶一路”國家相對較低的經營成本中獲益。

        包括尼泊爾、巴基斯坦和沙特阿拉伯在內的許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都對中國促進區域合作和發展的努力表示歡迎,但仍有不少人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表示憂慮,他們擔心中國將利用其日益強大的經濟實力重塑當下的國際經濟秩序,從而體現其自身利益,或控制對中國政府負有巨債的發展中國家。事實上,多年以來人們就在討論中國是維持現狀大國還是修正主義大國這一問題。隨著中國逐漸放棄其韜光養晦的外交手段,尋求在國際舞臺上發揮更加積極的主導作用(包括成立上海合作組織、更加堅定地維護其在南海的領土權利并更多地參與多邊組織),這些問題再次成為焦點。為應對這些擔憂,中國應強調,其國內的發展也是“一帶一路”布局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同時在實踐上也要繼續專注于促進國內發展,特別是國內西部欠發達地區的發展。

        不情愿的全球領導者

        英國和美國等西方大國似乎正在退出全球治理。英國全民公投退出歐盟、美國民粹主義的興起和歐洲部分國家爆發的大規模游行都指向反全球化的趨勢。在這一背景下,中國更多地參與全球治理被認為具有侵略性和投機性。

        然而,長久以來,西方大國一直在呼吁中國應當更多地參與應對全球挑戰,并成為國際體系中“負責任的利益相關方”。中國外交部國際經濟司司長張軍表明,如果西方大國退出,中國這樣的新興大國可能被迫介入(全球秩序的重塑):“如果需要中國扮演領導角色,那么中國也會承擔責任。”西方觀察家也做出了同樣的評論。例如,牛津經濟研究院駐香港亞洲經濟部主任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中國將很有可能利用這一倡議來填補這些(西方國家由于“反全球化”而退出所產生的)空白,這可以理解并且符合邏輯。”從中國政府的角度來看,中國通過包括“一帶一路”倡議在內的方式參與全球治理,提供區域和全球公共物品,是順理成章的選擇。

        另類發展道路

        許多國外觀察家和政府擔心,中國在利用“一帶一路”倡議推行不同于自由民主的另類發展道路。“一帶一路”倡議有助于提升中國在全球范圍的影響力和發言權,幾乎沒有人會對此表示異議。然而,中國政府提出該倡議的目的并不是改變全球經濟秩序,相反,其基本設計宗旨是幫助發展中國家獲得額外資源、最佳實踐經驗和專門技術。從中國的視角出發,中國認為其可以分享三十多年來的發展經驗,這些與漸進改革、市場發展、激勵機制、政策實驗、出口導向的增長和國家資本主義相關的獨特經驗和制度帶來了中國經濟的騰飛。

        隨著中國投資海外項目及其體制和文化影響力的擴大,中國也有信心并有意愿分享其發展經驗。“一帶一路”倡議提供了實現這一目標的平臺。1994年,中國商務部開始為發展中國家的官員提供培訓。“一帶一路”倡議提出后,這一培訓項目成為該戰略的一部分。2015年,中國設立“一帶一路”倡議獎學金,吸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學生來華攻讀專業及學術學位。中國領導層希望,這些努力將有利于中國在未來進一步發揮其影響力,并為此傳遞積極的信號。

        許多事實表明,中國正在全球經濟秩序中樹立權威,而中國并非旨在挑戰美國的領導地位或積極尋求全球領導力。隨著其對全球經濟事務的影響力的提升,中國可能采用更多的政治甚至軍事手段以保護其海外利益(例如,中國海軍在也門危機期間協助從亞丁灣撤僑)。但這些努力與構成全球政治秩序的關鍵基本原則并不沖突,如尊重他國的領土主權、和平解決沖突、通過多邊組織協商問題等。所有這些原則都不與中國的核心利益相抵觸。

        在當前的世界秩序中,中國已經是重要的參與者。中國是公認的核大國和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既沒有理由也沒有意愿修正全球政治秩序。與此同時,中國與其他全球大國之間可能存在矛盾或沖突,但大部分沖突都可能,也應當,在現有的國際秩序框架內解決(例如當前的中美貿易爭端,中國堅持在WTO的框架體系內解決爭議)。從表面上看,中國正在告別過去那種韜光養晦的外交手段而變得更加積極主動,這是其提升外交影響力的一種方式。但尋求更大的影響力并不意味著修正和挑戰現狀。

        展望未來

        盡管未來面臨著來自金融、政治和安全領域的種種不確定性與風險,中國仍決定積極推進“一帶一路”倡議。面對已經存在的和可能出現的外部質疑,中國也應積極應對;中國要進一步向區域和全球利益相關方解釋其初衷,消除他們的疑慮。在戰術層面,中國不應只依賴其慷慨的經濟援助來贏得合作伙伴國家的支持。從長期來看,中國需要增強“一帶一路”倡議的隱性利好,例如分享發展經驗和專業技術、促進區域和全球合作,并打造更多的全球公共產品。

        盡管中國尚不能,也不試圖,以其一己之力重塑全球經濟秩序,但只要中國經濟與社會仍在發展,“一帶一路”倡議將使中國在制定國際規則和慣例及提供全球公共產品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特別是在西方發達國家相繼退出全球治理的背景下。我相信,未來在全球治理層面,中國領導層所面臨的終極考驗取決于其是否能夠贏得國際社會對“中國發展模式”的支持與認同,以及其更加務實靈活的外交方法。

      個人簡介
      中國人民大學校長
      每日關注 更多
      劉偉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曰本a级毛片永久在线_高清无码久道中文字幕_小12萝自慰喷水亚洲网站_亚洲人成在线观看网站不卡
      <dl id="shigl"><rp id="shigl"></rp></dl><tbody id="shigl"><pre id="shigl"></pre></tbody><th id="shigl"></th>
      <progress id="shigl"></progress>
      <th id="shigl"></th>

    1. <span id="shigl"></span>
        <progress id="shigl"></progress>

        <dd id="shigl"></dd>
        <tbody id="shigl"></t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