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shigl"><rp id="shigl"></rp></dl><tbody id="shigl"><pre id="shigl"></pre></tbody><th id="shigl"></th>
<progress id="shigl"></progress>
<th id="shigl"></th>

  • <span id="shigl"></span>
      <progress id="shigl"></progress>

      <dd id="shigl"></dd>
      <tbody id="shigl"></tbody>

      AIGC將為元宇宙解決兩大技術難題

      朱嘉明 原創 | 2023-04-01 10:03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焦點關注

       近兩個月ChatGPT的熱度居高不下。比爾·蓋茨甚至公開表示:ChatGPT出現的意義,不亞于互聯網和個人電腦的誕生,人工智能具有革命性,是一項重大技術;但“Web3沒那么重要,元宇宙不具有革命性。


      而兩年前元宇宙火熱的時候,他曾預測:元宇宙將極大地改變未來人們的工作,遠程辦公會把更多人拉進元宇宙。


      以ChatGPT為代表的AIGC和元宇宙是怎么樣的關系?元宇宙該如何健康發展?


      本期《元宇宙之約》對話了經濟學家、橫琴數鏈數字金融研究院學術與技術委員會主席朱嘉明。在他看來,元宇宙在處理大規模、非結構數據上的能力是薄弱的,剛好AIGC能夠很好解決這個問題。


      朱嘉明表示,元宇宙最大的潛力是重新塑造產業形態,需要廣泛應用證明它的技術和潛力,以及對社會的積極貢獻。

       


      1、ChatGPT將催生新型產業群

       

      記者:理論上,ChatGPT 不是什么新鮮事,您認為ChatGPT如此爆火的原因是什么?

      朱嘉明:ChatGPT從3.5到4.0在技術上有很多突破。首先,它是多模態大語言模型,把語音、文字、視頻、圖像融于一爐,變成一套一邊有輸入,一邊有輸出的開放性技術體系。


      其次,ChatGPT的語料是豐富的,知識圖譜是完整的,處理的參數規模是海量的。


      第三,ChatGPT可以為垂直開發提供發展和增長空間。


      最后,ChatGPT既可以向技術深處發展,又可以在大眾普及的過程中產生巨大的效果,為民眾提供一個直接可以應用的工具。


      記者:你認為ChatGPT為人工智能的發展指明了什么樣方向?


      朱嘉明:ChatGPT是一個技術框架,會產生相當多的不同分類。在未來一年左右,它會裂變出更多的產業,構成一個以ChatGPT為代表的新型產業群。這個產業群被稱作“人工智能生成產業群”。


      現在看來,這個產業群的發展潛力非常巨大:每一個環節都有增長潛力,而且這個產業群現在不斷推出新的產品。比如,在圖形制造方面目前推出的產品已經趨于完美,而在過去這是一個相當困難的短板。


      從下半年開始,圍繞AIGC的技術框架,會形成基于ChatGPT代表的技術路線的創業高潮。


      與此同時,一些傳統數字藝術或者數字技術領域的企業也會加入,在半年到一年的時間,將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一個新的推動力和支點,也會導致相當規模的就業和創業。

       


      2、AIGC將為元宇宙解決兩個技術難題

       

      記者:在你看來AIGC將在哪些領域引發變革?

      朱嘉明:所謂AIGC是處于人工智能深度學習的領域中。人工智能有很多發展方向,其中一個方向就是現在主流的機器學習。機器學習現在簡單解釋為:機器和人的交互過程中,機器產生自我學習和自我演進的能力。在這樣的過程中,它就會讓人工智能和傳統經濟活動相結合,導致經濟成本下降、創造性提高。


      AIGC是所有生產要素的重新組合,引起的變革相當廣泛。比如,它會改變第三產業的形態:以前法律文書是一個巨大的工作,現在AIGC產生的法律文件可以節約大量的人力和時間。


      AIGC對藝術領域(包括美術、音樂、戲劇、媒體以及電影)的變革已經一目了然。當然實現這樣的趨勢、達到成熟的地步還需要不同領域的人協作和努力。


      記者:ChatGPT這樣的應用會不會給就業市場帶來巨大威脅?


      朱嘉明:至少在可以預見的兩到三年時間內,ChatGPT對整體就業市場并不會形成威脅。


      傳統工業革命的發展邏輯和人工智能的發展邏輯有所不同。


      工業革命是重新創造新產業。比如,工業革命導致加工工業的形成;在加工工業發展之上形成工業社會;之后,第三產業服務業蓬勃發展,形成三次產業結構。三次產業結構構成了現代社會的就業模式和就業結構。比如,在發達經濟體中,第三產業發展非?,就業規模很大;而農業的規模較小,所以農業人口在發達經濟體中占比非常小。


      ChatGPT沒有完全顛覆產業結構,而是對原有產業結構的技術基礎做改變,對產業發展形態做改造。它不會立即對大面積行業和部門產生沖擊,使大量就業人員改變原來的就業方式或下崗,從而形成普遍的失業浪潮。這種情況目前應該還不存在。


      AI的最大特點是,它同時集結了勞動、資本和技術。此外,人工智能極有可能催生出新產業、新行業,創造的就業崗位非常有可能大于受它影響而萎縮的崗位。


      記者:AIGC的火爆一定程度上讓元宇宙的聲量小了一些,您怎么看待二者間的關系?


      朱嘉明:AIGC和元宇宙是有內在聯系的。

       

      簡單的說,元宇宙是一個基于數字技術和VR、AR、MR這樣的虛擬現實技術,制造數字孿生世界。元宇宙目前存在兩個技術困難。一是元宇宙以往在處理大規模、非結構數據上的能力是薄弱的,第二就是元宇宙以前的技術體系是不能完成我們碳基人類向硅基人類轉型的,因為碳基人類是沒有辦法元宇宙化的。


      如今這兩個問題靠AIGC可以解決。AIGC可以處理不同形態的信息,如文本、圖畫、音樂、視頻等,大大降低元宇宙技術體系的成本,提高技術質量。同時,AICG將完成元宇宙碳基人向硅基人轉變的實驗。我們有大量數字人遷移到元宇宙之中,激活元宇宙生態。

       


      3、未來人類將平行生活在兩個世界中

       

      記者:很多人對元宇宙的應用認知只局限于娛樂與社交,您認為未來元宇宙還可以應用于哪些方面?對于數字經濟、實體經濟發展有何影響?

      朱嘉明:因為元宇宙在媒體上反映的相對滯后,使人們誤解似乎只局限于娛樂和社交領域。


      元宇宙最大的潛力是重新塑造產業形態,包括我們現在熟知的實體經濟。比如,元宇宙可以和工業智能制造、工業自動化和人工智能結合。這方面已經有了很多探討和實踐。


      加快全社會經濟、文化、藝術、思想所有領域平行世界的構建,是元宇宙最大的貢獻。有大家原本熟悉的物理和物質世界,也有同時通過元宇宙顯現出來的虛擬世界或者數字孿生世界。未來人類將平行生活在這兩個世界之中。這是元宇宙真正的、不可替代的歷史貢獻。


      記者:你認為目前元宇宙處于怎么的發展階段?


      朱嘉明:目前元宇宙還處于摸索階段,吸納各方面技術成果的階段。


      元宇宙的健康發展首先需要有規劃,其次需要政府扶持,還要有產業和區域的試點;最后需要通過元宇宙的廣泛應用證明它的技術和潛力以及對社會的積極貢獻。


      記者:各地政府紛紛出臺元宇宙的扶持政策,在你看來2023年元宇宙產業將如何發展?


      朱嘉明:元宇宙產業是一個非常嚴肅的技術創新綜合實踐。從概念、技術如何賦能實體經濟,如何與民眾生活結合在一起。這些相關的技術設計、生態環境、人才準備,我個人認為需要一段時間。


      現在重要的是做好元宇宙試點、示范區。讓人們能夠直覺體驗和感覺元宇宙,并且在元宇宙中注入更多參與者的創造性。


      簡單的說,元宇宙從提出概念到風靡全國,催生了大量元宇宙公司以及大量投資;但是到今天也沒有形成完整的元宇宙產業。這需要政府與市場、政府和企業做很多協調和努力。

      個人簡介
      1981年獲得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學碩士學位。1988年獲得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學博士學位。1989年6月起先后在哈佛大學、曼徹斯特大學、麻省理工學院、塔夫茨大學做訪問學者。1995年獲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斯隆管理學院MBA。2000年…
      每日關注 更多
      朱嘉明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曰本a级毛片永久在线_高清无码久道中文字幕_小12萝自慰喷水亚洲网站_亚洲人成在线观看网站不卡
      <dl id="shigl"><rp id="shigl"></rp></dl><tbody id="shigl"><pre id="shigl"></pre></tbody><th id="shigl"></th>
      <progress id="shigl"></progress>
      <th id="shigl"></th>

    1. <span id="shigl"></span>
        <progress id="shigl"></progress>

        <dd id="shigl"></dd>
        <tbody id="shigl"></tbody>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